北辰信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杀人回忆》原型锁定 这些韩国警官被迫改变命运

原标题:独家对话,谋杀记忆:韩国警察被迫改变命运

韩国三大悬案之一“花城连环谋杀案”不仅杀害了10名女性,还改变了许多“看似无关的人”的生活轨迹。

根据该案例改编的电影《杀人回忆》于2003年上映,在第24届韩国电影青龙奖、第40届韩国电影钟奖和第1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获得10多项大奖,轰动一时。

事件发生后,四名被指控为嫌疑人的男子在接受警方调查后跳楼、跳入河中、躺在栏杆上自杀。近10名优秀警察在调查过程中选择了自杀或辞职,告别了警察的生命。

2019年9月19日,龙电视台观看新闻报道,韩国记者全晓星专程来到花城,看望三名因花城谋杀案而生活彻底改变的警察。我想借此机会回顾一下改变韩国的一系列谋杀事件和三名警察的命运。

“如果这个案子没有解决,我们中的一个应该跳楼认罪。”何盛骏(当时花城连环杀人案调查的总指挥之一)

“即使现在,他每天都梦见十个女人被杀,有时他还是睡不着,甚至偷偷流泪。”表长垣(当时是花城警察局机动队队长)

“我是一个失败者,从犯罪嫌疑人到受害者家属,我没有什么不同。”俊(时任花城警察局刑侦大队副队长)

韩国花城连环杀人案嫌疑人关在里面,一名56岁的韩国男子名叫李(音译,以下简称“李某”)。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李某目前正在釜山监狱服无期徒刑,但在此前的调查中,李某强烈否认自己与此案有关联。

最新调查结果的公布是否意味着受害者的精神得到了安慰?然而,在此案中改变命运的三名警察如何看待此案,他们的遗憾能否减轻?

常见的“罪恶感”

对于所有参与调查花城连环杀人案的警察来说,“罪恶感”是我遇到每个参与者时听到的最常见的词。

在韩国犯罪学研究所的办公室,我遇到了当时花城警察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金博军。

收到我的面试邀请后,金警官并不介意我没有提前预约就赶到那里。相反,她说,“我希望在这一刻,更多的人能知道我们感到的内疚和情感。”

金夫君说,在听到警方宣布侦破此案后,他立即打电话给他的前上司、连环谋杀案调查的总指挥官之一,当时是水原警察局刑侦大队的队长(记者注:华城警察局于1991年与水原警察局分离)。在那通电话之前,两人已经有近一年没有通过电话了。

“何警官已经70多岁了,健康状况不佳。他的心脏一直有一些问题。然而,正如1990年案件解决时,何警官曾告诉我,如果案件没有解决,那么我们中的一个人应该跳楼认罪。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但这个案子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每次我们联系对方,我们都会情不自禁地谈起连环谋杀案。”金夫君解释道。

他回忆说在得知此案可能会被解决后,他立即打电话给和小君。这两个硬朗的男人在电话里“几乎哭了很多”,只是在接到媒体的确认电话时才如梦方醒。

”当时,我和何警官说,我希望这不是梦。作为一名警官,我们作为一名调查员的使命终于实现了。然而,警官他说,“我生来就是警察,现在我终于死了。”金福君提到。

虽然我不能亲自见何盛骏,但我也通过金夫君的牵线搭桥与何盛骏交谈过。

这种负罪感不仅成为了所有警察心中挥之不去的一块大石头,也改变了当时许多警察的未来。常园就是其中的代表。

彪昌元,现在韩国最着名的犯罪心理学家,经常出现在新闻和综艺节目中,被认为是第一个在韩国普及犯罪心理学的人。

此时此刻,他已经辞去了警察大学教授的职务,离开了警察社区。在当时的共同民主党(现为执政党)领导人、现任韩国总统文在寅的“三管齐下”的方法下,他进入了政治舞台,并在不同场合活跃。

当他看到表昌原的时候,他刚刚完成一天的日程安排,从议会出来。他们一见面,他就告诉记者,“即使是现在,我仍然梦见被杀害的10名妇女。有时候我还是睡不着,甚至偷偷流泪。”

1990年11月,当第九起连环谋杀案发生时,彪昌原刚刚从警察大学毕业,当时是花城警察局机动队的小队长。他是第一个到达犯罪现场的人。

冬天,当看到另一个女人被强奸杀害,衣衫不整,赤裸着身体时,彪长源先把外套穿在女人身上,然后下定决心要把第九个案子变成“铁案”,尽快破案。

“事实上,我已经看过《杀人回忆》,但是在某些地方仍然有一些虚构的元素。例如,在电影中,杀人犯被描述为完美主义者,却没有留下任何证据。然而,在强奸和谋杀现场,我发现了一些可用作证据的吸烟烟草、袜子、女性内衣和其他物品。通过对目击者和周围人员的询问,我发现犯罪嫌疑人应该是20多岁,性格内向,比较冲动,缺乏恋爱经验等特点,并发现凶手和被谋杀的女性并不熟悉。

不幸的是,当时韩国的审讯技术还停留在军政府,对心理学研究不多,更不用说监控和DNA检测技术了,这也成了我心中的一大痛常远回忆道。

1998年,张彪申请停薪留职,去英国学习犯罪心理学,在那里引进了DNA检测和调查机制。回国后,他成为了一名犯罪心理学教授。

“我不是一个非常开朗外向的人。如果你想说我为什么经常在公共媒体上露面并宣传犯罪心理分析,这似乎是花城10名受害者留下的使命和任务。”

2006年,在最后一起谋杀案的公诉期结束后,金夫君辞去了他的第一线工作,去了韩国犯罪学研究所,专注于科技犯罪分析,如DNA分析。

何盛骏原定于2006年6月退休。尽管他因出色的工作和调查经验而成为韩国头号“杀人犯的对手”,但他总是说“我是个失败者”。对于受害者家属来说,我和犯罪嫌疑人是一样的”。

最后,因为他感到太内疚,他正要退休,突然在2005年10月宣布辞去警察职务。他选择在花城区附近的一个体育中心做管理员,并把一些证据带到他家继续调查此案。

尽管有困难也不要放弃

事实上,正如常远所说,犯罪嫌疑人在现场留下了各种证据。

根据警方的资料,从1986年到1991年,同一地区有10名妇女被杀。在此期间,警方搜查了大约10名嫌疑人,确定了570组DNA、180根头发和指纹。此外,有近600件证据被一线警察发现,如金夫军和彪昌元。此外,还有一名幸存者和几十名目击者。

但是,由于当时技术和监控系统的限制,这些证据很难完成对凶手的锁定。

金夫君说有些证据中的DNA完整性甚至低于10%,当时警方没有相关的设备进行DNA分析。因此,只有花城及周边地区所有20至30岁男性的登记指纹才能与现场肉眼发现的指纹进行比较。

此外,警方在DNA检测方面经验很少。当时,韩国警方不得不将被害妇女尸体中发现的精液送往

然而,金进军和李昌元都提到了一个细节:警方的继任者几乎保存了当时留下的所有证据,证据数量达到了600多件。

作为回应,曾在花城警察局特别工作组工作,现为北京南部当地警察局发言人的严警官斩钉截铁地说,许多高级警官不是自杀,就是在此案中感到内疚。尽管根据通常的经验,已经过了公诉期的案件证据不会被保留,但证据最终被保留,这反映了所有警察同事的坚持和不愿意,并对许多高级官员的牺牲表示敬意。

这些精心保存的证据在新技术发展后被重新发现。

至于2018年开发的技术,为什么只能在2019年使用?金夫军解释说,由于当时证据的存储技术和物理特征的限制,一些证据被严重损坏,需要恢复才能用于测试。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韩国街头巷尾都能看到的监控摄像头实际上是韩国华成案女性受害者留下的遗产。

自犯罪发生以来,韩国已经覆盖了近100万个由私人和国家机构运营的视频监控系统。首都首尔也成为世界上摄像机和监控系统覆盖最密集的城市。

Postscript,未来会不会到来?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像李长垣这样的专家,连其他连环杀手都把目光投向了李某。

曾因强奸和杀害20多名女性而被称为“韩国第一连环杀手”的柳永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一旦谋杀开始,就无法阻止。如果你这么长时间没被逮捕,我想凶手应该在监狱服刑。”

受到这一分析的启发,韩国警方将监狱中强奸和谋杀的罪犯与受害者身体中发现的DNA进行了比较。最后,发现第三、第七和第九名受害者的衣服和不完整的DNA片段与李的DNA基本一致,三起案件的肇事者指向同一个人。

但是,记者也从警方那里了解到,1991年特遣部队发布的通缉令显示,第4、5、9名受害者的血液分析显示,实施暴力并被残忍杀害的犯罪嫌疑人的血型是“B型”。然而,当记者翻阅青州区法院的判决记录时,他发现法院判定李的血型为“O型”。

以上判决记录显示,根据法医检查,李某被奸杀嫂的精液血型为a型,被害人(嫂)的血型也为a型,所以李某的血型只能为a型或o型,鉴于李某自己承认自己的血型为o型,法院判定李某的血型为o型,

此外, 根据韩国媒体的相关报道,被警方传唤进行两轮调查的李某坚决否认犯罪事实,在监狱中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反应。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记者也咨询了几个受访者。

首都南部当地警察部门的负责人表示,虽然出于个人隐私的考虑无法透露具体的调查信息,但DNA比对测试的可靠性高达99.9%,比对监测的有效性得到了相关机构的认可。

此外,由于记录问题,无法确认1991年将嫌疑人的血型归类为B型的具体检验方法。因此,警方希望公众在进一步调查时能够信任警方的信息披露。

彪昌原凭借其犯罪心理学特长,认为李某否认嫌疑,首先是因为案件本身的公诉期已经结束;其次,如果罪名成立,李某长期寻求的假释将成为泡影。

"此外,李某的监狱区配有电视,所以他可以从外面看新闻,并准备他的下一个策略。"

有意思的是,被指为头号嫌疑犯的李某不仅看了《杀人回忆》,还看了两遍,一次是被动看电影,另一次是主动要求在监狱里看。当他在监狱里看电影时,他也谴责了电影中的杀人犯

事实上,这起连环谋杀案给曾经被指控为罪犯的普通人和正在接受调查的警察都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不仅十名妇女和她们的家人,而且更多看似不相关的人都被一系列的杀戮摧毁了。

我们得到了北京南部当地警察局提供的数据。四名被指控为嫌疑人的男子在接受警方调查后跳楼自杀。此外,近10名优秀警察在调查期间选择自杀或辞去警察工作。

其中与君同为副队长,曾被警方授予二等功的宋某,因压力过大,在辞职后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

此外,由于其中一名受害者穿着红色衣服,今年韩国女性红色衣服的销量下降了95%。

事实上,当我去花城采访时,我计划叫一辆出租车去看看事故发生的地方。但是没有一个司机愿意开车去那里。最后,我不得不租了自己的车,开车去现场拍了一组照片。在

事件发生30年后,警方发现很难找到更有效的新证据,因此,如果额外比较的结果不令人满意,只能依靠嫌疑人的供词。然而,考虑到该囚犯是一个“模范罪犯”并且有很高的假释可能性,许多受访者也认为“认罪很难”

此外,由于此案和2011年韩国电影《熔炉》的上映,许多人愤怒并向青瓦台请愿,导致政府修改国家法律并取消“15年公诉期”。然而,华城连环杀人案发生时,关于公诉期限的规定仍然存在,必须按照当年的规定处理。因此,即使他们被确认为罪犯,他们也不能施加额外的惩罚。

然而,令人欣慰的是,对这一案件的调查实际上引起了更多韩国人对一系列悬案的关注。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警方负责人最近就另一起悬案“一个青蛙男孩的失踪”发布了指示,称无论花费多少,公众都应该看到嫌疑人的真实面目。

1991年,韩国大邱的五名小学生一起上山抓青蛙,再也没有回来。这一事件被称为“青蛙少年失踪案”。11年后,五名儿童的遗体被发现,尸检结果显示,这些儿童死于凶杀。2006年,该案件在公诉时效到期后成为未决案件。

在这一系列进步的背后,我们不能忽视金钟俊、李昌元和更多的韩国警察。在金夫君的研究室,记者看到墙上贴着许多发黄的报纸和调查记录。这些记录都与花城的连环杀人案有关,而且已经很多年没有被取走了。

在采访中,我们还看到一个将近50岁的叔叔用两根手指作为电脑来推广他自己的网络视频频道。这个渠道是金锦军用来宣传他的犯罪预防知识和接受外界关于华城案件的报告的平台。这一切都发生在金锦军离开一线工作后,几年来,就像一天。

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我希望这些毅力、毅力和毅力能够安慰受害者。



北辰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37add.com 技术支持:北辰信息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