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辰信息网
热点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如何看待中国GDP数据的质量?

原标题:如何看待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

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是什么?它是否客观地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为了对这个问题做出准确的判断,我们需要知道中国国家统计局采取了什么措施来控制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图/中信

文|许宪春

国内生产总值是媒体报道频率最高的统计指标,但对其基本概念存在诸多误解。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广泛使用的统计指标,但它的使用是有争议的。国内生产总值曾经是中国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统计指标,但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受到了质疑。

为什么国内生产总值总是被误读?首先是谈论一些与国内生产总值概念相关的常见误解问题。第二是谈论国内生产总值的使用及其局限性。第三,谈谈如何看待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

与国内生产总值概念相关的问题

作者工作的清华大学中国经济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多次与相关大学举行政府统计研讨会,并多次应邀为财经记者讲课,这些记者都是非常专业的财经记者。关于国内生产总值的概念,我已经问过你很多次了。实事求是地说,很少有学者和记者准确地回答了这些问题。我经常问以下问题:

1。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在其领土内生产的吗?

2。消费和投资能创造国内生产总值吗?

3。中国居民出国购买消费品并增加消费吗?它会增加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吗?

4。中国航空公司会购买美国波音飞机和欧洲空中客车来增加中国的投资吗?它会增加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吗?

要理解这些问题,我们必须理解什么是国内生产总值。

国内生产总值是一个国家所有永久单位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的最终结果。在这个定义中有两个最重要的关键词,一个是居民单位,另一个是生产活动。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是由该国的居民单位创造的,而不是该国的居民单位,并不创造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是由其生产活动创造的。任何其他活动,无论多么重要,都不会创造该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什么是永久单位?居民单位是指在一个国家的经济领域中具有经济利益中心的经济单位。什么是经济领域?经济领土是由一个国家的中央政府控制的地理领土。什么是经济利益中心?一个单位在一个国家的经济领土内有一定的位置,并在一定的时间内从事一定规模的经济活动,那么这个单位在这个国家就有一个经济利益中心。

上述问题是特定的:

1。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是否来自其境内?不一定。一个国家的大多数常设单位都在该国境内从事生产活动,但不排除一些常设单位也将离开该国领土从事生产活动。例如,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可以在其他国家的领空飞行,也可以停在其他国家的机场。中国远洋运输公司的船舶可以在国际水域、他国水域航行,也可以在他国港口停泊。这些公司是中国的永久单位,它们从生产活动中产生的附加值都属于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2。消费和投资能创造国内生产总值吗?消费需求、投资需求和净出口需求是国内生产总值的表现。它们等于一个国家生产活动创造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从需求的角度来看,它们对生产活动也有重要影响。然而,只有生产活动才能创造国内生产总值,而消费和投资不能直接创造国内生产总值。

3。中国居民会出国购买消费品并增加在中国的消费吗?它会增加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吗?中国居民出国购买消费品,如瑞士的手表、法国的香水、德国的水龙头、美国的衣服和日本的智能马桶。这将增加中国居民的消费,增加消费品的进口。中国居民消费的增加被消费品进口的增加所抵消,所以它不会增加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

4。中国航空公司会购买美国波音飞机和欧洲空中客车来增加中国的投资吗?它会增加下巴吗

“国内生产总值”的使用和限制“国内生产总值”是否有用,国内外有许多争议。例如,肯尼迪总统的弟弟、前美国司法部长罗伯特肯尼迪在1968年竞选总统时尖锐地批评了国内生产总值:国内生产总值没有考虑到我们孩子的健康、他们的教育质量或他们玩游戏的快乐程度;它也不包括我们诗歌的美丽或婚姻的稳定。它不包括我们辩论公共问题的智慧或我们公务员的正直。它既不能衡量我们的勇气和智慧,也不能衡量我们对祖国的爱。

简而言之,它衡量一切,但不包括什么让我们的生活有意义。着名经济学家曼昆在他的《经济学原理》中说:“国内生产总值不能衡量我们孩子的健康,但是国内生产总值高的国家可以为他们的孩子提供更好的医疗保健。国内生产总值不能衡量儿童教育的质量,但是国内生产总值高的国家能够负担得起更好的教育系统。国内生产总值并不能衡量我们诗歌的美,但国内生产总值高的国家可以教育更多的公民阅读和欣赏诗歌。”

一个是着名的美国政治家,另一个是着名的美国经济学家。他们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有用性持有完全不同的观点。

那么国内生产总值有什么用?

国内生产总值有许多特定用途。首先,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了经济增长。每个国家都希望保持稳定快速的经济增长,因为没有稳定快速的经济增长,就不能保证大多数居民的收入稳定快速增长,也就不能保证大多数居民的生活水平继续提高。没有稳定快速的经济增长,就不可能确保大多数企业继续获得更好的回报,从而难以实现良好的发展。没有稳定快速的经济增长,政府就无法保证持续获得良好的财政收入,从而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公共服务需求。反映经济增长的指标是经济增长率,即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

其次,国内生产总值反映经济规模。一个国家的经济规模是由国内生产总值来反映的。经济规模不等于经济实力,但另一方面,一个国家没有一定的经济规模就不可能有经济实力。这是许多国家重视经济规模的一个重要原因。例如,201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吸引了包括日本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关注。2016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超过美国的60%,引起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广泛关注。

第三,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了人均经济发展水平。人均经济发展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财富和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之一。新加坡、挪威、瑞士、瑞典和丹麦等一些国家规模较小,经济规模不大,但国际社会认为这些国家相对富裕,人民生活水平相对较高。为什么?主要原因之一是这些国家的人均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高。人均经济发展水平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来衡量。

第四,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了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如第三产业结构;需求结构,例如三种需求结构;区域结构,如东部,中部和西部的经济结构,这些重要的经济结构也主要反映在国内生产总值。

第五,国内生产总值反映通货膨胀。每个人都习惯使用消费价格指数来反映通货膨胀。消费物价指数反映居民购买的消费品的价格变化,包括商品和服务。这个价格指数受到广泛关注,因为它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在居民名义收入水平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如果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大幅上升,将影响居民的实际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然而,这一指标并不反映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投资产品和进出口产品的价格变化。更全面反映所有最终产品价格变化的指数是国内生产总值平减指数,即包括价格变化在内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与不包括价格变化在内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之比。

本地生产总值平减物价指数及消费物价指数均为观察物价水平变动的重要指标,两者均用以反映通胀,并在反映通胀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消费物价指数主要反映居民购买消费品的价格变化,而国内生产总值平减指数则全面反映消费品、投资品的价格变化

这主要是因为,首先,投资产品和进出口产品的价格变化也会影响一个国家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其次,这两个指标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例如,投资产品和进口产品的价格变化迟早会对消费价格指数产生影响。如果没有看到影响,就不能清楚地判断消费物价指数的变化趋势。因此,这两个指标对宏观经济政策制定者非常重要。

综上所述,国内生产总值从经济增长、经济规模、人均经济发展水平、经济结构和通货膨胀等方面反映了经济运行的基本情况。因此,国内生产总值是反映经济运行的重要工具,也是制定经济政策的重要依据。同时,它也是检验政策执行效果和政策科学性、有效性的重要手段。

看到国内生产总值的使用,我们也应该看到它的局限性。

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反映资源消耗的成本和环境损失的成本。国内生产总值是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然而,经济发展经常消耗自然资源,经济发展也经常造成环境损失。国内生产总值没有反映经济发展造成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损失的成本。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人类逐渐认识到保护自然资源和改善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党的十八大以来,在绿色发展理念的指导下,各地区、各部门不断加大资源节约、环境管理和生态保护的力度。然而,国内生产总值只能反映相应活动产生的经济效益,而不能反映这些活动带来的环境改善效果。

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反映就业和失业。国内生产总值反映了生产活动创造的最终结果。然而,有多少人参与这些生产成果的创造,有多少人想参与但不能参与这些生产成果的创造,并不是国内生产总值所反映的内容。换句话说,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反映就业和失业。

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反映收入分配是否公平。在国内生产总值相同的国家之间,居民的收入分配可能完全不同,有些可能差距很小,有些可能差距很大。国内生产总值不能反映居民之间的收入分配差距。

任何统计指标都有其适用范围,超出了这个范围,它就会失去作用。我们应该在国内生产总值的范围内正确使用它,我们不能强迫或要求它。在不工作的地方使用其他指示器。我认为这是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正确态度。

如何看待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

国内外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有许多疑问。世界银行是第一个质疑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质量的机构。

在20世纪90年代,世界银行曾否认中国官方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1994年,世界银行发表了一份特别报告:《中国人均GNP》,将中国1992年的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提高了34.3%。换句话说,世界银行认为,中国的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字只反映了中国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二,而三分之一被忽略或低估了。世界银行公布的1993 -199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是以1992年国内生产总值数据为基础,经过重大调整后,利用中国政府公布的相应年度经济增长率数据计算得出的。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统计系统采用了苏联的物质产品资产负债表系统。该体系的核心统计指标是国民收入,反映了农业、工业、建筑、交通、邮电和商业餐饮五大物资生产部门的生产活动。因此,我国统计调查的范围仅限于物质生产领域,调查方法是综合性的行政陈述。中国的价格体系采用计划价格体系。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引入源于市场经济国家的国民账户体系,并于1985年建立了国内生产总值核算体系。国内生产总值不仅反映物质生产部门的生产活动,也反映金融保险、房地产、科学研究、教育文化、医疗卫生等非物质生产部门的生产活动

基于上述判断,世界银行对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进行了一系列调整。事实上,在1992年中国共产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之后,中国的统计系统已经放弃了传统的物质产品资产负债表系统,调查范围已经扩大到非物质服务领域,调查方法已经转变为以一般调查为基础,以抽样调查为主体的统计调查方法体系。中国的价格体系经历了深刻的改革,实行了以市场为导向的价格体系。世界银行的上述调整实际上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

1999年,国家统计局和财政部组成代表团到世界银行进行磋商,并邀请世界银行代表团到中国进行磋商。作为负责技术咨询的中国代表团的主要代表,笔者对世界银行对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调整方法进行了详细的梳理和研究,并指出哪些调整方法在改革开放之初是正确的,但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与中国已经发生变化的实际情况不符。哪些调整方法是错误的,因为它们不熟悉中国的实际情况。

例如,中国的统计系统规定,农民自产自用粮食的价值是根据国家收购价格和市场价格的综合平均价格计算的。世界银行根据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国家收购价格低于市场价格的事实,判断中国采用国家收购价格和市场价格的综合平均价格低估了农民生产自用粮食的价值,从而将农民生产自用粮食的价值提高了20%。事实上,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为了鼓励农民种粮的积极性,国家收购价格一直高于但不低于市场价格,因此世界银行的调整不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

另一个例子,世界银行认为,由于缺乏完整的财务报表,不属于国家统计局的统计调查系统,以及一定程度上的逃税影响,村庄和村庄以下工业企业的总产值被低估了。世界银行已经将总产值提高了10%-15%。事实上,中国1995年进行的第三次全国工业普查发现,通过综合行政报表获得的村及村以下工业企业总产值没有被低估,但显然被高估了。因此,在20世纪90年代末,国家统计局用规模以下行业抽样调查的方法取代了综合行政报表的方法。因此,世界银行对中国农村及以下工业总产值的调整不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

经过深入沟通,双方达成协议。双方的谈判备忘录明确指出,中国已经有了健全的统计体系,调整中国官方统计的基础已经不存在。未来,世界银行将直接在其出版物中使用中国官方的国内生产总值数据。此后,世界银行没有调整或质疑中国的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

中国官方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如何?它是否客观地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为了对这个问题做出客观的判断,我们需要知道中国国家统计局采取了什么措施来控制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质量。

为了确保大型企业的数据质量,国家统计局建立了直接在线报告系统。从2012年开始,国家统计局对大型企业(包括大型工业企业、批发零售企业、住宿餐饮企业、服务企业、合格建筑企业和房地产开发经营企业)的统计报表采用直接在线申报方式。这些企业通过互联网直接向国家统计局提交统计报表。这种做法抑制了中间环节对统计数据的干扰,保证了大型企业统计数据的质量。

这很难

鉴于一些地方对固定资产投资数据的高估,国家统计局利用钢、水泥、玻璃、砖、瓦、砂石等建筑材料的产量数据、建筑业总产值、建筑业营业税和增值税数据以及建筑机械的生产、销售和使用数据来评价建筑安装投资数据的质量。根据评估对数据进行必要的调整,使国内生产总值不受某些地方固定资产投资数据高估的影响。

住户调查是收入和消费数据的重要来源。然而,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居民保护隐私的意识和害怕暴露财富的心理日益增强,一些高收入家庭不时拒绝接受调查。事实上,高收入家庭不太合作,拒绝接受调查不仅是中国政府统计面临的一个大问题,也是政府统计面临的一个世界性问题。

因此,高收入家庭在家庭调查样本中的代表性往往不足。一些支出项目,如购买汽车、金银珠宝、化妆品、美发和洗浴,是利用家庭调查数据计算的,结果往往很低。因此,国家统计局在计算相应的国内生产总值支出项目时,通常使用相对较好的数据来源。例如,居民购车支出是利用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国内汽车销量、海关总署的外国汽车进口量、国内汽车出口量等数据,以及通过重点调查购买的私家车比例来计算的,避免了直接利用家庭调查中购车支出数据的低估来影响国内生产总值的数据质量。

(作者是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编者:王艳春)

(本文于2019年12月23日首次发表在《转换中的中国统计体系》杂志上)



北辰信息网 版权所有© www.37add.com 技术支持:北辰信息网 | 网站地图